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淫术炼金士22

淫术炼金士22

淫术炼金士 第22部第1-3章

〔第一话〕 元帅万岁

  难怪亚沙度如此渴望成为家族之主,掌握权势的感觉实在爽透,比起白乾人家的马子还更爽。当我踏出宫殿的大门,宫外三万呎平方的前庭已见三万黑龙军骑士,浩浩蕩蕩排成三十支千人部队,每十人即见一火炬,将皇宫前庭照得仿如白昼。

  黑龙骑士团属于拉德尔家族的子弟兵,军中的高级将领若非有血缘的亲戚,就是世代侍奉的家臣,即使一般士兵也跟我家有点渊源。亮出臂上的三角龙头标记,前军廿名仪仗军士同时吹响喇叭,黑龙军士全体单膝下跪,长呼道:“黑龙飞舞!元帅万安!”

  踏前两步,大军连环发出三次欢呼,我举手向着大军朗声道:“自我父——法特,自拉德尔带领家族开始,黑龙骑士团未尝一败。今天到我亚梵堤当家,黑龙军仍然会纵横天下,所向披靡。”

  在上半世纪,帝国军方以皇室的黄金翼狮团为尊,然而随着老爸的崛起,黑龙军藉着辉煌战绩成为帝国重要势力,作为士兵的亦承受了此份光荣。前庭爆起了喝采,我敢担保整个皇城都能听见。激励完士气,黑龙军由各将领带回去休息,亚加力走来搭我膊头说:“好兄弟,恭喜!”

  我苦笑道:“恭喜个屁!我对这个位置根本没有兴趣,只是面对帝国的形势不得不低头。”

  亚加力皱眉问:“我们家可是帝国的四大贵族,掌握十万军队的兵权,武威压于一方,难道你一点都不会动心。”

  我反手搭他肩膊,笑说:“你应该知道我喜欢什麽。”

  亚加力点头认真说:“也对,说起来你从小就对军政不感兴趣,只爱偷看藏书阁的春宫……思?”

  我急急掩着亚加力嘴巴,说:“别乱说话,不则我杀你灭口!”

  “哇,你的手好臭,救命……好了……好了……玩笑开完了!我们尚有四万骑兵集结在东北一带山脉,只等你的号令即可赶来助战。”

  深深吸入清凉的空气,我道:“已经没此必要,我们再多待数日将可以回去帝国。”

  亚加力问道:“数日?在情在理,爱珊娜公主都是一大强援,放着迪矣里的混乱形势不管,真的没有问题?”

  我笑说道:“别被形势影响心思,假设爱珊娜和黎斯龙在公平情况下比试,你觉得那个赢面较高?”

  “无疑问是爱珊娜公主……嗯……看来我是白担心了。”

  只要爱珊娜的健康没问题,形势上扳回平手,黎斯龙根本赢不了她,更何况现在的形势稍微倾向我方,黑龙军根本没有留下来的必要。亚加力用力敲一下脑袋,道:

  “政治这玩意真是伤脑筋,还好是由你来做当家,接下来我们应该怎样走?”

  我略微收敛神情,反问道:“你指迪矣里?武罗斯特?还是我们拉德尔家族?”

  亚加力剑眉再皱,说:“有什麽分别?”

  “迪矣里这一边已经有九成胜算,只要消除余下的两个不定因素,这一役就算正式完结。至于拉德尔家族的内务你也很清楚,我不排除发生流血冲突。”

  亚加力面色微变,他是家族嫡系的核心成员,比谁都更清楚家族内的人脉关係,虽然我已传承家主的身份,但亚沙度铁定不会接受事实。黑龙骑士团的正规部队是十万之数,今次老爸带来的只有七万,而我相信最少有两万骑士已倾向于亚沙度一方,想摆平他们恐怕要费上一点精神。

  怪只怪我一直不愿意参与家族事务,不则亚沙度没那麽容易勾结他们。

  一把娇柔的声音响起,爱珊娜宛如风铃般清脆的话语道:“我反而比较有趣,提督所说的两个不定因素。”

  我俩一起转身,只见爱珊娜穿着一套白中带点浅紫的松身长裙,腰间一条素蓝色绫巾,脚上一对半透明琉璃玛瑙鞋,在露茜和基鲁尔的陪同下,沿着皇宫梯阶向我们走下来。

  “对不起,小爱应该改口叫大元帅才对。”爱珊娜从我身边走过,这个角度刚好能?看领口内的乳肉,亚加力吓得立即别过面去。

  基鲁尔眼中闪动水光,他半生敬仰法特,刚才一定去拜访并得知法特的身体状况。露茜的目光落在亚加力身上,后者亦留意着这名迪矣里的高手,他的手不自觉握紧剑鞘,一看就知道这家伙的老毛病又发作。

  爱珊娜笑道:“第一个是力克和他的龙骑士团,对吗?”

  基鲁尔和露茜忍不住露出讚赏神色,亚加力亦暗暗点头,爱珊娜对于形势看得很通透。黎斯龙兵败逃离皇城,他的筹码只剩下海棠、静韵、泰这和力克。可是暗妖精族大败,逼使元老会排挤海棠,而五痨七伤的静韵更加不用说,这两路残兵不必考虑。

  至于泰这,他本身较倾向于佐治和多度,只是碍于形势才归顺黎斯龙,现在局势逆转,黎斯龙亦不敢指望他。唯一难测的是力克,此人向来颇具野心,在内战结束之前他仍会摆出飘忽立场,以争取最大的谈判筹码。

  爱珊娜歎口气说:“第二个是帝路,小爱较没信心对付他。”

  露茜道:“观乎天美出手,谁也不敢保证她跟帝路有关连。”

  失去梅菲士以及众多谢迪武士,迪矣里抵抗龙族的专才买少见少,若再加一个天美就更难招架。我望向亚加力,他已知我心意说:“黑龙军内有两支弓箭部队会接受特殊训练,只要略微改装武器即可应付龙族。”

  露茜说:“如果提督能借此部队给我们,露茜愿意狙击帝路。”

  我摇头说:“不,西瓦龙族由我处理,待解决帝路之事,我会立即动身回帝国。”半夜三时,当军队和百姓都在休息之际,我们一众将领仍然在忙碌。爱珊娜分秒必争,尽力稳住新降的迪矣里旧臣。爱珊娜真是天生的领袖,谁想到那软弱的娇躯,竟可以两日两夜不睡觉仍然精神奕奕。亚加力和破岳则赶着调整弓箭部队,而原本想躲进被子的我突然被佐治传召。

  匆匆赶到皇宫后院,心里一边臭?佐治阻着本少爷睡觉,嘴上则向着皇帝寝宫门口说:“微臣亚梵堤参见佐治陛下,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  寝宫大门打开,赫然见到佐治安坐沙发上,他身旁还有两名姬妾,以及四名贴身保护的近卫兵。佐治向他们挥手,六人行跪礼后退出房间关上大门,只剩下我们两个人。

  佐治望着我露出暧昧神色,道:“大家是经历患难的好兄弟,我也开门见山,两小时前令尊来见我,他提出你跟小爱的婚事。”

  我的头髮自动竖起,答道:“居然有这种事引”

  “千真万确。在迪矣里皇国内,只有兄弟你才跟小爱合适,而我也赞成这宗婚事,可是并不苟同令尊的想法,兄弟你聪明绝顶,应该明白我意何所指。”

  老爸尽最后努力,希望透过我和爱珊娜的关係,让拉德尔和迪矣里的军队横扫大地。可是佐治讨厌战争,他纯粹想撮合我和爱珊娜,所以跟法特的立场完全不同。佐治说:“以你和小爱的才能,统一两大国家并非不可能,可是我不想看见生灵涂炭,只要兄弟答应善待小爱,以及让迪矣里安享和平,我也乐意给兄弟满意的回报。”

  本来我在想如何婉拒这宗政治婚姻,但听到“满意的回报”五个字,刚要吐出口的说话即时吞回去,先听听佐治的话亦无妨啊。

  佐治悠然笑说:“我一直渴望四处旅行,所以会在大婚之日把帝位传予小爱,此后将会计画遨游天下。”

  “呀,那祝兄弟一路顺风。”但是关我屁事啊?

  佐治续道:“随行的人数不能太多,只有我最疼爱的六名宠妃,以及三名剑姬,侍从婢女亦会从简,但后宫尚有廿多名妃子,八十位美妾没人照顾,我想将她们交托给你。”

  “你讲真讲假啊?!”我忍不住整个弹起身,竟然送我后宫佳丽一百人?

  佐治点头说:“君无戏言。”

  我一道不想,甚至可以用痛恨来形容政治婚姻,故此谁也劝不服我娶爱珊娜。可是现在娶爱珊娜一个,等如娶一百个美女,这笔帐怎麽计都太划算了。而且侍奉国王的女性,姿色不会差到哪里去,越想下去我的血液也越往下流。冷静细想,佐治也有一点年纪了,我不禁问道:“好兄弟,你的妃子年纪多大?”

  佐治笑说道:“你真多心!年纪超过三十,或不想留在皇宫的,我都已经遣送回家,所以才会剩下百来人。”

  诱惑太大了,一向立场坚定的我亦忍不住抱头呻吟起来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……”

  佐治一边抽雪茄,一边冷笑道:“不用考虑了,她们每个都千娇百媚呢。”

  想不到啊,原来佐治才是世上最强说客!两百个奶子、百多个屁股在脑海盘飞,我痛苦地呻吟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  “她们有几个还喜欢美女犬玩意呢!”

  这一下比龙煞的四绝剑招更猛,我的手掌没经过思考地举起,跟佐治击掌三次,他才笑说:“成交!”

  (“迪矣里后宫”到手!)

  在我赶紧抹臭血时,佐治续道:“除了后宫之外,我还有些好东西想送你。”

  跟着佐治沿着皇宫内苑走,这段路化灰我也认得,之前出使时已经来过一次,正是通向皇国宝物库的小道,耶!

  经过多重站岗,我们走到最深的大门前,佐治跟守着宝库的侍卫吩咐两句,两名侍卫让路给我们通过,我不禁好奇问道:“黎斯龙佔据皇宫多时,他抢了宝库多少东西?”

  佐治一边摇头,一边从裤子里抽出一条……黄金大钥匙,说:“我们的宝库相当于一座巨型保险箱,我跟小爱出走时带了钥匙,谁也打不开门它。”

  “炸也炸不开?”

  佐治反问道:“你家的宝库会被炸开吗?”

  “当然不会,我家宝库装了多重反击魔法,一年不知轰死多少***。”女贼我也不知干过几次了,这一句只在心里暗暗说。

  佐治打开大门,一阵阵久违的宝物气味飘入鼻孔,让小弟当即为之一震。他带我走到最后一所小室,拍拍我肩头说:“你救了我和小爱的性命,又将那逆子赶走,更愿意保护我国和平,客气说话也不多说了,随便挑几件吧。”

  几件?

  不是全部送给我吗?

  入目的第一件宝物,是一颗泥黄带着水银色的晶石,晶石镶在一件正方形的金块上,摆放在当眼的平台上。我没有这水晶的资料,但正方金块的雕刻却相当眼熟,脑中闪过若隐若现的一件兵器,仅差一点我就要叫出来。

  大地神弓!

  七大神心剩下的最后一颗——地皇之心!

  我一直认为大地神弓的三件组件齐全了,但却无法起动这件超级神兵,现在才惊觉欠缺了推动力,即使硬拼一起又有屁用?佐治见我望着地皇之心,又再拍拍我肩膀说:“这个水晶叫地皇之心,是我爷爷多年前收购的宝物,但有什麽用途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  我脱口说:“物质密度。”

  “什麽?”

  一时间我明白了大地神弓的构造和运作,也发现被淫魔皇的记忆给混淆。在他老人家的记忆中,我看见大地神弓射出威力惊人的箭,直觉以为大地神弓是一把硬得无法再硬的弓,但事实上我被普通常识束缚了。

  一箭破龙,真正的主角其实是那枝箭才对。

  据妖精族资料的记录,地皇之心能够改变物质的密度,大地神弓就是发挥这项功能的配件,它可以将箭的密度瞬间增加或减少。当箭将要射出的一刻,箭的密度缩减至接近零,密度近零的箭重量也近乎零,随便一把弓也可以射出极速。当箭发出之后,箭的密度瞬间剧增,产生出超乎常人能想像的破坏力。

  越想下去我的背部越湿,如果这张弓能把箭的密度减至零,物理的理论上箭速将达到光速,如果箭的密度能增加至无限大,箭本身更会形成黑洞,吞噬所有一切。这个想法还不够恐布,如果箭的密度减至负无限大……那真正是灭世之弓。

  哇,妖怪呀!

  大地神弓是淫魔皇巧手製造的得意之作,他的理念连我这天才炼金术师也要拍案叫绝。可是要做到上违的情况,也需要有相等的能量推动,只不知淫魔皇的能力能不发动这些变态异能。

  佐治将地皇之心取下来,塞到我手上道:“拿去吧,快抹抹口水。”

  拿着地皇之心,我知道大地神弓将要复活了。

  (“地皇之心”到手!)

  走了宝库一圈,这里很多宝物价值连城,但除了地皇之心是必需品之外,其余要选出一件特别的还不容易。心念一动,指着两个盛满金银器、彩宝石和珍珠链大木箱,说:“我要这两箱珠宝。”

  (“财宝” 一箱到手!)

  (“财宝” 一箱到手!)

  在迪矣里皇宫小住两日,爱珊娜连找我的时间也欠奉,单是慰问降将和士官已经忙到不亦乐乎,还要处理皇城的管理及治安。这还不算重要,黑龙军元帅跟迪矣里公主的结婚大典亦进行得如火如茶,基于时间及篇幅关係,佐治决定在结婚大典当天卸任,换句话说登基和大婚都在同一日,皇室已广派千名官吏进行筹备。战事方面已全权交由基鲁尔和露茜负责,至于外交方面,就连七老八十的多度,和隐形丞相利加也要亲身面见泰这和力克。

  招降泰这不会困难,随便派一位废人就可以,所以爱珊娜指派利加左丞相,带同国玉手书星夜赶去风铃山脉。然而劝服力克恐怕不容易,所以爱珊娜借用我的说客莫斯,跟多度一同前去,即使不成功亦可以拖延时间。

  至于我,唉……

  亚梵堤?拉德尔会经发下毒誓,绝不会因为政治而婚娶,不则嘴巴患痔疮,鸡鸡生癣疥。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最终竟然低头于佐治的后宫手上……

  由太阳升起至落山,我都忙着布置结婚大典,到了晚上自然忙于重整新到手的后宫佳丽。说起来简直难以置信,实在想不通佐治如何张罗这群后宫佳丽,她们每一个都独当一面,果然是各具魅力。

  “噢,那里多舔一下,佳丽一号。”

  皇帝的后宫随便都超过千人,虽然佐治因为节俭而没扩大后宫规模,但五、七百名美女肯定少不了。不过随着他的卸任,新王又是一只母的,迪矣里后宫至此不得不解散。现在留下来的,只剩下一批来自海外小岛,回家不容易的佳丽。

  由于是外族,这批女性的名字稀奇古怪,像我两腿间吸香肠的是位童颜巨乳美女,一对嘴唇厚而性感。左右还有两名美女为我舔乳头,一个清丽可爱,一个风韵诱人,我只约略记得她们姓苍井、吉泽和柚木。

  由于女孩太多,名字也不好记,很多时我都只能记住特徽,像是有个大奶妹滨崎、混血儿小泽、熟女犬友田、癡女立花、铁人武藤、艺能人琴乃、潮吹女王红音、豔女松岛、幼女初音等,还有年资较长的川岛、长濑、金泽、小泽、夕树,以至刚来不久的小泉、藤崎等等,单是幻想百多名具有风味的美女,已经够让任何男人射到精尽人亡。

  奇怪,为何没有西野?

  难道同一故事不能容纳两个相似的女人吗?

  废话少说,当佳丽一号从上位压向我的弟弟坐下来时,我和苍井妹妹交合的一刻大门被敲响,传来亚加力的声音说:三一弟,方便进来吗?”

  “啊……你不介意的话……可以进来。”

  门响起声音,亚加力躲在屏风之后说:三一弟,我有要紧事情跟你彙报。”

  姓吉泽的佳丽二号小嘴贴在我耳边,我用左手轻托她的笋乳轻搓,同时向着屏风说:“不要紧,我习惯了一边上床一边工作。对了!别说兄弟吝啬,借十个八个美女给你爽,如何?”

  亚加力半生气说:“你明知我不好这玩意,摆明在耍我!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那麽借露茜给你试剑又怎样?”

  屏风后突然沈默片刻,显然切中了亚加力的瘾子,他续道:“此事稍后再谈,三弟吩咐调查的事已有眉目,正如你的猜测,黎斯龙并没有投靠力克。”

  不由感觉有些奇怪,奇的不是黎斯龙去向,而是亚加力竟然忍得住不跟露茜交手?

  左右两边各有美女为我舔身体,中间还有一个坐在我腰间,肉洞套住魔枪上下套弄。唉,三个美女六只奶,只恨爹娘生少两对手,我一边捏着两只不同尺码、弹性和形状的奶子,欣赏苍井上下抛动的巨乳,一边道:“力克亦非善类,黎斯龙要是去找他,肯定被他擒下来当成谈判筹码,知不黎斯龙的逃走路线?”

  “据情报所得,黎斯龙脱离了暗妖精的保护,只带着数十侍卫向东北方向逃走。”

  “哦?”皇城东北方向,应该是帝国和迪矣里的望月河交界线,难道这家伙想逃去帝国?

  不对,无论帝国王权落在谁人手上,也不会傻得包庇爱珊娜的敌人,黎斯龙的目标应该是海外。忽然之间感到头痛,黎斯龙本身是强悍的战士,加上帝国形势混乱,就算是我亲身出马亦没有十是信心截住他。权衡轻重之下,唯有暂时放他离去,并叮嘱爱珊娜儘快巩固战果。

  亚加力急道:“不如让我去追黎斯龙吧。”

  忽然心里明白过来,难怪亚加力放弃跟露茜交手的机会,因为他觉得狙击黎斯龙更具挑战性。虽然我不认为这是好主意,但亚加力好歹是黑龙军副元帅,也是小弟的老大哥,他的要求不能断然拒绝,故淡然道:“选择好手三百人,以半个月为限,要是追不上黎斯龙必需立即回费本立城等待命令。”

  “谨依军令。”

  “猛虎义军有什麽举动?”

  “不知什麽原因,猛虎义军撤出西边的城镇,慢慢向迪矣里的边境撤退,露茵队长已在整顿兵马準备追击。”

  亚加力的话几乎把我吓得射出来,要不是我赶紧勒着精关,恐怕已栽在身上这童颜巨乳女之手。猛虎义军突然撤退,原因不外乎是黑龙军团横空杀出来,黎斯龙这劲敌落败太快,帝路辛苦营造的形势倾刻间化成泡影。

  问题是帝路命令军队撤至边境,这里有两个理由,一个是他已经放弃逐鹿皇都,故此将猛虎义军带到西瓦山脉当战利品,将这些人类分给同族作食物。另一个是引发我生出上述念头,故意诱惑我军追赶,趁机埋伏或偷袭。越想越惊,我急急说:“叫露茜立即来见我。”

  吩咐了露茜防备西瓦龙后,我更叫她通知灰羽翼人的首领,着他将一枝箭交矮人匠师断金铸造。在皇宫后院走了一圈,原本想找佐治畅谈玩女人的心得,赫然发现国王寝宫已经封闭,苑外的待卫一个不见,门口那两条百年老树也被移走。

  冷风之中,我目瞪口呆站在寝宫门前,一片枯叶掉落在我的头上。好厉害,佐治这家伙真是要得,他做正经事总慢两拍,但提到吃喝玩乐玩女人,动作却比谁都要快,超过三万呎的偌大寝宫,花一天时间已经搬得乾乾净净,狗屎也不会留一块给你。要是佐治的才能是倾向工作,说不定他比爱珊娜还要强。

  离开寝宫回到前庭,点算后宫留下的花名册,佐治留下合共一百零九位美女,咦,怎麽会是一百零九位这麽诡异?再来就是找地方安置她们,至于这点我心里已有一个鸿图大计,爱珊娜会开金口答应封赏皇国以北,蒙内比斯郡三分之一的领地予我,当中包括两座水路抠纽的码头,那里正是建造行宫的最佳地方。

  虽说后宫佳丽一百零九位,但仍有婢女、侍从和守卫等人需要住宿,故此兴建行宫必需容纳五百人以上才是够。以一般贵族水準的建筑,加一个停泊航太船和输送艇的私人码头,粗略估计最少要四千金币。小弟我虽然有几个铜板,但四千金币可也不算小数目,加上帝国那边战事吃紧,不得不作军费拨备。

  思,看来要想方法搜刮钱财。

  “喂,贱男!”当我正为刮钱而心烦时,背后一股杀气涌来,只见一身便服的雅男从天而降,手上拿着霸皇弓。

  “原来是同性恋翼人,怎麽了?”

  雅男面色不善,一手扯着我的衣领怒道:“你跟母亲搞什麽啊!我何时答应跟你结婚?!”

  “结……结……结婚……跟你?开玩笑有限度啊……”我不禁张目结舌,才想到跟梵沁女皇的约定。之前我给她配种,她因为忧虑腹内胎儿的血统被质疑,故此我教她一条绝代好计。这条好计是让雅男当两年暂代女皇,在此期间哄她跟族人假结婚扮大肚,最后来一招狸猫换太子,让梵沁和本少爷的女儿名正言顺成为鸟人族储君。

  本来是解决问题兼耍一耍雅男的,可是怎麽会变成我跟女同性恋者结婚?

  雅男气急败坏,口水花四溅叱叫道:“谁跟你说笑!刚才我们召开圆桌会议,母亲委任我当两年摄政皇,要求众贵族提出一名可以扶助我的皇夫,结果破岳老师立即说出你的名字,贵族们一个也没有反对,白癡都看出你们早有预谋!还有啊,称呼我时请用“你”字!”

  干!原来是破岳那个僕街!

  雅男亦非笨蛋,猜到一半是我和梵沁的计画,可是没想到破岳会那麽忠心,连这种好康事也帮我参一脚!

  破岳并非重机心的人,他可能想帮我争取翼人族支持,但我失算了翼人贵族的反应。

  要知道翼人贵族跟种马一样,他们对血统十分讲究,所以我和梵沁认定他们不接受我扪配种,自然没想过他们会赞成我和雅男成婚。可是现今局势有变,我和爱珊娜正处于上风,而且是“风帅”破岳亲口建议,加上梵沁未公然反对,变相成为了默许,试问翼人贵族们怎敢说一个不字?

  我呆呆望着雅男,她急得眼角流出泪光道:“就算天下的男人死光光,即使只有猪、狗、贱男作选择,我也?愿选择猪狗!”

  “好啊,你的宝贵建议我会跟梵沁表达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死贱男!”

  “唉……其实叫贱男就够啦,何必加个‘死’字?”

  雅男两翼一张,旋风刮起,她已经一飞沖天消失在我视线之外。既然我手上拿着“雅男使用卷”,还有必要跟她结婚吗,当我傻啊?

  在十二名黑龙骑士的护送下,我第二次拜访迪矣里皇城的大牢,上一次是去拯救小桃子,但今次却是去找佳娜。跟上次相比,大牢门口的卫兵明显多了一倍人手,而且全部穿着重铠甲,手执丈八长矛,背后还挂着一把大弓。

  一名官员从大牢门口走出来,只瞥见我一眼立即掉头转身,然而我已经大笑着上前,一把搭着他的肩膊。这批卫兵只是皇城的牢卒,应该不认识我是谁,可是皇城里仍然外弛内张,卫兵见气氛异常早已挺矛指向我,而我身后的骑士也拔出钢矛。

  那官员已经大喝道:“无礼!快收起兵器!”

  卫兵暗吃一惊,全都收起长矛回到岗位,我亦打手势让黑龙骑士保持冷静,那官员吃了黄莲似的表情说:“亚梵堤大人,什麽风把你吹来?”

  这官员不是别人,而是前任的右丞相,叛党恶贼普察堤的老爹——巴奴。据我了解,当黎斯龙在任时宠信普察堤,将后者取代了巴奴的丞相地位,而将他调任为皇城的执法部长。黎斯龙败走之后,普察堤失蹤得无影无蹤,但年纪非轻的巴奴一直留在皇城。

  这正是爱珊娜聪明之处,若是现在向巴奴开刀,其它会降于黎斯龙的旧臣也会人心惶惶,故此她接受巴奴的投降,更保留他为执法部长,好安抚其它新降的官员。这只龟蛋跟我有很多牙齿印,要不是看在爱珊娜面上我早找他算帐,心下已有定计,笑道:“此行是为了见一见佳娜,但想不到碰上你,真幸运呢。”

  巴奴听到幸运两字,他的面色立即变灰,赶紧说:“大人有所不知,犬儿早将家中大部分财产移到各地,微臣现在仅靠微薄奉禄糊口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我又没说要拿你的钱,你太感感了。”

  巴奴面容微微放鬆,说:“大人公事繁忙,小人也就不送了,西瓦龙就困在地下二层。”

  想逃走?

  有没有这麽容易?

  巴奴努力想挣开我的手,可是我死抓住他的肩膊,道:“老朋友久别重逢,何必急着要走?虽然资产被调走,但走得和筒走不了庙,听闻你们家世代都是做战马生意。”

  巴奴脚一软,几乎就跪下来,勉强挤出笑容道:“小生意罢了,岂能跟提督大人的丰功伟业相提并论?”

  “嘿嘿嘿嘿……数迪矣里最有分量的马商,你肯定列入三甲。我们是做武器买卖,重型、中型、轻型、攻城、守城、烧粮、劫寨什麽样的武器都有,算起来唯独只欠战马……凉风有讯,秋叶无边……”

  “如果提督大人有兴趣做战马生意,小人当然无条件欢迎,凭我们的交情最少也打个九折。”

  “原来我们的交情只值九折啊?真是太伤人心了。”

  “哎,人老了就是糊涂,刚才我想说八折的。”

  我向着巴奴淫笑说:“大人真慷慨。爱珊娜现在最大目标是稳住国内情况,稳住情况后不知会干些什麽?”

  巴奴自己知自己事,谁能保证爱珊娜坐稳帝位后,会不会刬除有危险性的家伙。

  巴奴眼珠一滚,说:“其实我家族对提督大人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,打个”折一点问题也没有。”

  “哎呀,那真是十分多谢呢。我记得令公子相交满天下,不知多少贵族朋友在怀念他?”

  普察堤曾经淩辱过的贵族女性多不胜数,只不过当时巴奴仗着权势,压得其它贵族敢怒不敢书。但时移势逆,那些贵族终于等到机会报仇,而且普察堤逃走国外,这口气不算在巴奴头上还会找人?

  巴奴一边流眼泪,一边苦笑道:“能跟伊美露商族合作,简直是我此辈子的殊荣,特别优惠六折,再途三百匹一等良马作样办,加六十日无息货期付款好不好?”

  “当然好啊,我代表安菲小姐多谢你呢。呀……我记得紫菱跟令公子有血海深仇……”

  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货款期九十日,输送费用由我方支付,我们只提供大人在帝国地区的独市交易权,求求提督大人不要再数下去了,不然老臣心脏负荷不来的。”

  呀,本来还想多敲诈一下,可是巴奴的面色已经变成灰黑,嘴唇微微发紫,眼珠开始有些往上吊,说不定真的心脏病发挂掉。我笑着道:“难得大人不计前嫌,还给我们这等优惠,小弟一定帮你向爱珊娜公主美言几句。”

  (“迪矣里战马交易权”到手!)

  (“迪矣里战马样办三百匹”到手!)